首页 霸道总裁 重回八零,相亲当天抢婚最野糙汉

第37章 裴照给小夏买漂亮裙子


“她爹是何笙,是咱们汉昌县的首富!

你当高宏一个农家出身的玩意,是怎么当上主任的?

人家都跟我说了,那是靠他岳父!全靠他岳父啊!

你拿什么跟何秋月比?竟敢抢她丈夫,你……

你是要害死我们杨家是吧!”

杨大成之前有多支持杨雪梅勾搭高宏,现在就有多后悔。

后悔自个怎么生出杨雪梅这个祸害精来的。

杨雪梅睁大眼:“什么,她,她是首富的女儿!”

难怪高宏死活不肯放弃那母老虎……

得罪了何家,她还有活路?

……

苏半夏哼着小曲,买了早餐回家。

裴照起床后,到处找不到苏半夏,正在院里打扫卫生。

昨天他们搬过来,只是简单打扫一番,凑合睡了。

“小夏,你回来了,你去买早饭了?”

苏半夏走过去,抢过他手上的扫把:

“对呀,我去买早饭了,你先放着吧,咱们吃了饭,一起打扫。”

她甜笑着,把早餐摆在桌子上。

其实她刚才可不光去买了早饭,还顺便给李玲送了一封匿名信。

李玲是县中医院的医师,也是苏半夏前世从医学院毕业后,分配到中医院后的同事。

正是那时候,苏半夏才晓得,李玲和高宏的妻子何秋月,竟是从小到大的闺蜜。

苏半夏知道何家一向是戒备森严,何家外围都有站岗的人员,去那里送信没法匿名,会被何家轻而易举的查出来。

于是她直接把信塞进李玲家门缝下面。

吃过早餐,苏半夏和裴照一起把家里擦擦洗洗。

新房子虽然不大,只有三间正房,外带一间小厨房。

但胜在院子够大,能有一百来平方,在里边骑自行车都使得。

原房主是搬去了外地,所以桌子,柜子,甚至连床都给留下了。

院子里装了自来水,屋里也通了电灯,出门就是正大街,离裴照的新单位粮食局步行不过五分钟,生活便利极了。

都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,两人一番收拾下来,不过半个小时,就把家里家外整得干干净净。

最后,裴照开始拔院里边边角角的花草。

苏半夏就去厨房给裴照熬制新的膏药。

昨天的膏药被裴艳扔了一地,她不得不重新熬。

看着锅里咕咚着的膏药,苏半夏就在想,该怎么整整那个裴艳。

前世,苏半夏对裴艳了解的不多,只知道她被高宏收买,经常帮着高宏和杨雪梅在家里幽会,跟个拉皮条的似的。

还有……裴照死后没多久,裴艳就嫁给了煤矿厂黄厂长的儿子黄天宝,当起了阔太太。

也许能让裴艳害怕的,就是失去黄天宝这个丈夫?!

苏半夏心中有了主意。

膏药熬好,等晾凉就能给裴照重新换药。

把它们重新装在干净的罐头瓶中,苏半夏出去,准备提水进来刷锅。

却发现,两间卧室的窗户都大开着。

朵朵朴素的小雏菊绽放在窗台下的书桌上。

瞧着像是院里之前杂草里生长的,只用汽水瓶装着。

风儿一吹,格外的雅致好看。

裴照扒拉着一堆杂草,从后院扔出去。

房子正门外就是正街,但后门处却是一处风景绝佳溪流和农田。

见苏半夏的视线落在那些小雏菊上,目光欣喜。

他冷峻的脸庞,也露出羞涩的笑意。

“我瞧着挺精神的,扔了可惜,就给你放窗台养养眼睛。”

说完他才出了后门。

孙半夏莞尔一笑,这算是送花给她了?

明明是想对她好,送她花了,怎么说出来却总要不好意思的找借口。

这就是口是心非的直男吗?

把手里的膏药放在了小雏菊边上,苏半夏轻轻一笑。

等裴照扔了杂草回来,她也收拾干净了厨房。

不知不觉到了半晌午。

裴照进屋拿上零钱:“小夏,你想吃什么,我去买些肉菜。”

“我们一起去,顺便趁着你这几天没上班,给家里添置些东西。”

裴照单位安置是下来了,但考虑到他的腿伤,组织上让他再休养半个月去报道。

所以这半个月,裴照都能在家。

家里的大钱在苏半夏手里,裴照那里只有二十块零花的,买不了大件东西。

不过这年头,大部分人工资还停留在两位数,二十块零花也不算少了,就是和朋友下馆子搓一顿,也花不了这么多。

“那行,我们一起去。”

裴照瞧着苏半夏身上朴素的衣服,深以为然:

“先去买菜,再去百货大楼,那里什么都有的卖。”

苏半夏眼中浮现怀念的神情,百货大楼,时代的产物。

若干年后将消失不见,被商超取代。

去看看也好,在这个商机遍地的流金时代,若有发财的机会,她也会抓住。

这辈子她不光要继续当她的女神医,还要做富甲一方的女富豪!

就在裴照和苏半夏甜蜜逛商场的时候。

裴家差点没倒了天。

“老头子,你醒醒,你醒醒啊!”

张玲花一向比裴建明起得早,如今裴照没在家,她自觉爬起来做早饭。

本来裴建明会在做早饭那会起来洗漱的,可张玲花早饭都做好了裴建明还没起身。

张玲花觉着奇怪,进屋一摸,才发觉不对劲。

她丈夫竟然浑身发抖,脸色也成了青紫青紫的。

“老头子!裴建明!建明,你醒醒!”

张玲花叫了几声,裴建明都毫无反应。

她吓的双腿打抖,赶紧去隔壁喊三女儿。

“小艳,小艳,你爹出事了,你快起来!”

裴艳迷蒙中睁开了眼,赶紧下床。

“妈,爸怎么了?”

“他,他浑身发抖,脸色难看的像个死人,我怎么叫都叫不醒,你快过去看看……”

裴艳也被裴建明那样子,吓得浑身哆嗦。

“妈,快送爸去医院,赶紧的呀,叫上邻居来帮忙!快点,他都没气了!”

裴艳和张玲花七手八脚的往外跑,去喊邻居来帮忙。

邻居们都不耐烦起来:

“张玲花,你们家怎么回事,怎么天天大清早的这么吵,还让不让人睡啦?”

“救命啊,我家裴建明不行了,都不出气了,快叫你家大春来帮帮我,帮我送他去医院啊!”

小说《重回八零,相亲当天抢婚最野糙汉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