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霸道总裁 笑死!这年头谁还当恋爱脑

笑死!这年头谁还当恋爱脑第1章 影后官宣恋情?在线免费阅读

元旦这天凌晨,年轻影后姜晚女士,凭借着一张随手拍的照片,一举夺下新年第一条热搜。

照片背景是铺雪的街道,地面上倒映着一双人影。

其中,娇小的那个身影,一看就是姜晚。

但被她勾着脖子,歪靠向她,还快乐地张开右手手臂的男人……

是谁?

粉丝杀入评论区——

【姐姐,这是官宣吗?!】

【能不能给看姐夫的正脸!】

路人缓缓而来——

【姜晚最近不是和那个叫什么野的男明星在拍戏吗?看着像他。】

【秦野。】

姜晚和她工作室的账号都被私信问爆了,但当事人却在专属的保姆房车上睡得正香。

“夫人,到了。”贴身跟随的女保镖叫醒姜晚。

姜晚睁开惺忪睡眼,看向窗外,粉唇翕动。

“好大的雪啊。”

新闻报道说,这是近50年来,最冷的一个冬天。

但姜晚却觉得恰恰相反。

她是死过一回的人了,这点冷对她来说,仍是温的。

姜晚套上羽绒,在保镖的护送下,走进一号公馆。

屋里暖烘烘的。

姜晚脱去羽绒和雪地靴,只穿着袜子,径直往二楼主卧跑。

主卧的门虚掩着,穿着黑色柔棉睡袍的男人,正坐在床边的单人沙发上看书。

“盛君赫。”姜晚挨着床,盘腿坐下,“我杀青了。”

男人合上书,随手放在一旁,然后缓缓抬起深邃黑眸,凝视着姜晚清澈的眼睛,温吞地应道:“嗯。”

“抱抱。”姜晚张开双臂。

男人从沙发上起身,走近,任她拦腰抱住。

姜晚闭上眼,深呼吸,贪恋着他身上醇厚的木质香味。

干燥,沉静,平和。

她的脸颊紧贴着他腹肌的轮廓,说话声听起来似乎快要睡着了,“我又上热搜了,你看到了吗?”

“还没。”盛君赫垂眸,目光落在她如瀑的黑发上。

不知道是她回来路上睡得太散漫,还是跑上来太匆忙,有绺头发曲成了一个小“C”。

盛君赫抬手,替她理顺。

在他将要收回手时,姜晚忽然抬起微凉的左手,轻轻握住了他温热的手腕。

她仰起头,满目真诚,“那你别看了,就是一张我和秦野的合照。是为了配合新剧的宣传,没有别的意思。我和秦野只是朋友。”

“好。”

姜晚悄然睁开一条眼缝,葱白的手指不安分地向下滑,穿过睡衣,摩挲着盛君赫的后腰肌肤。

“盛君赫,我想你了。”

她的声音微哑,听得盛君赫耳廓酥麻,喉结滚动。

房间里的温度骤然又升高了几分。

窗外大雪纷飞,屋内雨打芭蕉。

……

凌晨三点,姜晚食髓知味,沉沉睡去。

翻身时梦呓,嘴里还呢喃着盛君赫的名字。

盛君赫给她盖好被子,穿上睡衣,下楼给姜晚准备明早起来要喝的温水。

刚走到一楼,的保镖就迎了上来。

“总裁,秦野说想见您。”

“现在?”盛君赫狭长的眼眸中,闪过一丝幽冷和不耐。

保镖点头,“他半小时前到的,人就在外边那辆车上。”

“让他来吧。”盛君赫吩咐道。

保镖立即去传话,佣人泡了清茶送来。

秦野走进公馆时,满眼都是笑。

他抬手婉拒了保镖帮忙拿衣服的好意,“我就说几句话,很快就走。”

说完,秦野从棉服口袋中摸出一个深绿色的丝绒小珠宝盒。

“这么晚打扰盛总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他披着一身寒霜,走到盛君赫面前,在沙发上坐下。

秦野左手攥着珠宝盒,右手端起热茶抿了一口,笑意更甚,说道:“杀青那会儿,姜晚走得太急,连这么重要的东西都忘了拿。我怕剧组人多活杂,到时候弄丢了麻烦。”

盛君赫的目光落在珠宝盒上,没有立马去拿。

他当然熟悉这个盒子。

里边是他送给姜晚的结婚戒指。

姜晚这次拍的是古装戏,身上当然不能出现这么现代的饰品。

况且,姜晚已婚的事实,除了圈内的资方大佬,其他人一概不知。

所以,每次一进组,姜晚就把戒指摘下,放回盒子里。

但这东西按说是交给她助理保管,不知道怎么到秦野手上的。

“盛总应该不介意,我亲自交给她吧?”秦野莞尔一笑。

盛君赫不置可否地答道:“她睡了。”

“那我改——”

“盛君赫?!”二楼突然传来姜晚的喊声,打断了秦野没说完的话。

她的语调里带着强烈的不满,“三点了,你为什么还不在床上睡觉?!”

秦野的笑意瞬间冻结在唇角。

“很晚了,早点回去休息吧。”盛君赫淡然说道:“我太太生气了,没法亲自送你出去,改日再答谢秦先生好意。”

望着盛君赫匆匆上楼的背影,秦野只觉得手里的戒指盒滚烫。

不得不承认,盛君赫的确很有修养,举手投足间,优雅从容。

哪怕面对他这个深夜来访的不速之客,也宽容客气。

可盛君赫应该听说了震惊全网的新年第一热搜!

他为什么不生气?

哪个男人在面对自己的妻子和别人传绯闻时,还能镇定自若?

除非他不爱她……

秦野失神地走出一号公馆,就像他冒着出车祸的危险,一路十万火急赶来时那样。

昨晚剧组杀青后,秦野听说姜晚被盛家派的车接走,就开始忍不住假设各种可能。

他怕盛君赫一怒之下,毁了姜晚。

毕竟,在盛君赫眼里,姜晚不过是一只金丝雀吧……

秦野是想来救姜晚的。

但姜晚好像很安全。

秦野顶着更深重的寒气,回到了自己车里。

驾驶席上的男人扫了他一眼,目光落在珠宝盒上,皱眉问道:“你怎么又拿回来了?”

秦野没吭声。

男人:“没见到她人?还是说,姓盛的有洁癖,不要这玩意儿了?”

秦野还是没吭声。

“你他妈倒是说句话啊!你要吓死我啊!”男人气得要捶方向盘。

秦野像是终于回过了神,慢慢把珠宝盒放回了口袋里。

然后,摊手问男人要烟。

“她没事。”他说。

男人:“没事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!你不要命地跑过来,就想知道她有没有事!现在看到了,知道了,你能不能别这么半死不活的?!”

秦野接过对方递来的烟和打火机,盯着一点点被点燃的赤红烟头,眼前闪过的,却是盛君赫脖间暧昧的红痕。

……

雪越下越大。

姜晚搂紧盛君赫的脖子,睡得格外踏实,香甜。

忽然,一条系统提示硬生生弹出,惊醒姜晚。

【恭喜宿主完成第一个任务!100万奖励已发放!】

小说《笑死!这年头谁还当恋爱脑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页